李安聯手復星背后,電影市場在經歷怎樣的迭代?

2019-10-18

一周后就要年滿65歲的李安,仍然是電影行業里最“激進”的先驅者。

10月12日下午,由李安導演、威爾·史密斯主演的電影《雙子殺手》在北京舉行了首映,這是繼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戰事》后,李安又一部3D/4K/120幀的電影,并且還新融合了高亮度、高動態范圍、廣色域、沉浸式聲音等電影放映領域的技術,在中國市場上有個更容易理解的名詞叫“超級3D”,稱得上是一部“最先進的電影”。

《雙子殺手》是李安又一部3D/4K/120幀的電影

“從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開始,我進入到了3D(電影)這個領域,這是一個我不熟悉,又覺得是面向未來的生意。我們正處在一個數碼的時代,我不是搞科技的人,但是這類影響深深地吸引了我?!笔子郴顒赢斕?,李安也來到了現場,和影片出品方復星影視文化集團的CEO張昭展開了對談。在談話當中他坦言,這樣一種面向科技的嘗試讓他有種“冒險”的感受,感覺很溫馨。

早在李安于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戰事》中首次嘗試時,復星就和李安達成過一系列戰略合作,而談到為何會選擇再次投資《雙子殺手》,復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則提到,李安對創新的追求,讓他看到了電影行業的未來,這些新技術的突破也許會“顛覆我們對電影的認知”。

李安對話郭廣昌

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認可這樣的嘗試。從李安宣布要再次拍攝高幀電影開始,北美電影圈里對于他的選擇就有過頗多相左的聲音:不少從業者認為他有些偏執,質疑對于拍攝技術的追逐是否值得的;更有人曾提出,高幀數的影像內容是在破壞原本的電影美學。為此,在北京場次的放映結束后,曾有到場的業內人士私下里和毒眸(微信ID:youhaoxifilm)感慨:“很多圈內人不理解李安,感覺他有些孤獨?!?/p>

李安的“獨行”,真的只是一次過于偏執的探索嗎?

“獨行者”李安

“我希望我還有下部電影可以拍?!?/p>

盡管只是句玩笑話,但當這樣一種自嘲從兩屆奧斯卡最佳導演、被稱作是華人之光的李安口中說出時,還是令首映現場的觀眾們有些驚訝。而熟悉《雙子殺手》幕后的人想必一定能明白,在這樣的表述背后,“挑戰大眾觀影習慣”的李安本人,究竟承擔了多大的壓力。

李安談限年齡帶來的限制

“現在就我一個人這么拍,所以到底有什么問題,挺讓人疑惑的。要克服(問題)就要有研究,這些研究都算在電影成本里,會很貴。拍電影不是畫畫,或者寫一個小說,愛怎么弄就怎么弄,要考慮商業的(因素)。整個生態體系都要去調節的時候,壓力就會非常大?!痹趯φ劗斨?,李安也承認因為成本限制,“這個電影沒有嘗試新的講故事方式,還是用很傳統的、動作片的方式把它講出來”。

拍《雙子殺手》之所以會讓李安感到有壓力,主要是因為其顛覆式的創作理念。當今世界通用的電影規格是24幀/秒,即每秒24個畫面,這既能滿足人眼視覺暫留的最低幀數,也能控制制片成本。但是在傳統24幀3D電影中,因為亮度等影響,一旦物體快速運動就會帶來畫面模糊等情況,影響觀眾的觀影體驗。

而李安在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戰事》和《雙子殺手》中嘗試的120幀,即每秒多達120個畫面,則大大解決了這樣的問題,讓觀眾有機會看到清晰度更高的影片。同時此次《雙子殺手》的最高放映亮度也調高到了14FL(普通3D亮度最高一般是7FL),極大程度上提升了觀眾的觀影體驗。

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戰事》

不過這樣一種拍攝模式看似高大上,卻實也有不少問題。首當其沖的就是,過往電影制作中所約定俗成的各種法則——燈光、布景、化妝、剪輯方式等,都必須因為清晰度的變化而有所調整。當初在拍攝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戰事》時,李安因為擔心清晰度過高穿幫,還曾要求過演員不要化妝。而這些嘗試,也意味著比拍同類型影片更高的時間和經濟成本投入,李安的壓力可見一斑。

此外,一方面如李安所言,受限于成本和技術成熟度,故事的模式并不一定能有大創新;另一方面,很多觀眾已經習慣了24幀,更高清晰度反而會讓一些人不適?!痘舯忍厝恕肪驮捎眠^48幀,結果被影評人大肆批評沒有電影感,片方不得不在續作中改回了24幀。

《霍比特人》曾采用過48幀,結果受到爭議

既然高幀數的嘗試,很有可能投入和回報難成正比,李安為何還愿意“冒天下之大不韙”?

李安自己的解釋是:“我個人覺得在3D跟數碼間有種新的美感,在電影里面有相當的捕捉,再原汁原味地放出來,我覺得其實非常興奮。對我的眼睛來講,我不喜歡講這個是高幀率,因為這個是正常的幀率。我不是說24幀的影片不好,但年輕的觀眾以已經非常習慣數字化內容了,我們還在留戀膠片時代的東西,對他們是不公平的。而且數碼時代有很多潛力,它不應該模仿(過去的電影美學)。

因此對于李安來說,用120幀的創作方式來拍電影,并不是一次純粹“獵奇”,而是符合他對于電影美學、電影行業未來發展趨勢判斷的一種探索。畢竟在電影產業之外,無論是高清電視還是很多游戲,60幀內容已十分普遍,年輕一代觀眾的審美和娛樂需求,其實早就受到了影響。所以盡管目前李安在這條道路上還是“獨行者”,但以科技、體驗去驅動電影產業發展,卻并非是一個遙遠的概念。

憑借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奪得小金人后的李安

“過去二三十年里,中國電影產業的最早是靠放映端的發展、院線化的改革,帶動行業發展的;2003年之后,宣發的邏輯開始被強調,營銷發行成了票房增長的推動力;到了近兩年,行業開始強調內容為王、強調電影品質;當這些基礎都已經奠定后,第四個時代可能就要落在技術上?!蹦澄挥耙暪镜母吖芟蚨卷硎?,畢竟電影是一門視聽的藝術,因此視聽革命其實是電影發展必經的道路。

其實從國內電影行業的發展現狀來看,優質視聽體驗已然成為產業發展的重要內生驅動力了。今年上半年,在國內大盤增速整體放緩、票房同比減少2.7%的情況下,IMAX大中華區的營業收入卻同比上漲了15.1%,單銀幕產出也從去年同期的36.1萬美元上漲至37.9萬美元。和當年價格敏感型消費者占據主流不同,如今越來越多消費者開始重視起觀影時的體驗和視聽享受了。

面對觀眾們的這種變化,產業其實也已經開始了升級迭代。2016年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戰事》上映時,國內只有上海SFC和北京博納兩家影院支持4K/120幀,而到了今年,全國已有30多座城市的超過50家CINITY影廳能夠滿足《雙子殺手》高亮度、高幀率的放映需求。除此之外,全國1.1萬家影城里,有4000多家能夠支持60幀/3D版本的《雙子殺手》,而這4000多家影院都是票倉影院,占到了80%的票房市場份額。換而言之,高幀電影生態的中國市場基礎已經具備,觀看高幀率電影再也不是少數影迷的專利。

《雙子殺手》劇照

對于這種趨勢,李安曾在私下里和人聊起,“觀影習慣的改變是瞬間的”。正如2009年之前,國內3D銀幕極其有限、觀眾也沒有看3D電影的習慣,但《阿凡達》的橫空出世卻徹底顛覆了這種情況,不僅僅該片票房大爆,更是帶動了國內電影基礎設施的建設,推動了行業整體的發展。

“我覺得現在有機會去做這種嘗試是一種榮幸,有義務幫大家受一點罪吧?!?/span>盡管李安可能也并不知道,某部顛覆性的作品何時到來,但他很愿意去做這條道路上的探索者:“我希望《雙子殺手》是一個拋磚引玉的作品,希望有很多人來實驗,從短片開始琢磨,這個東西是怎么個拍法,需要時間和耐心?!?/p>

“品牌化”將成核心競爭力?

北京首映活動當天,張昭在對談當中分享了一個細節:今年8月4日,他在北京觀看完還沒有做完后期的《雙子殺手》后,和李安見過一次面,李安當時便提出他“對這部影片在中國內地的成果、市場的反饋抱有很大的期待”,而這也成了中國片方在影片推廣上的一個重要動力。

在聊及為何會對中國內地市場格外期待時,李安表示不僅僅是因為中國文化是他的“基本文化”,讓他有近鄉情怯的感覺,更是因為中國市場本身所具備的特質:“中國觀眾對于電影還是很熱心的。電影發展了很多年,其實很多東西已經制式化了,我覺得全世界很多地方的觀眾好像都有一種疲憊,例如美國市場。但反而在國內,大家仍認為看電影這件事還挺帶勁的,所以我覺得充滿了希望。

李安在《雙子殺手》拍攝現場

這種“特質”,絕不僅僅只是李安的一種美好期許。其實相比于已經相對成熟的美國市場,中國電影產業還有很強的可塑性和許多沒有被挖掘出來、沒有被滿足的需求,而隨著社會經濟的不斷發展,隨著文化環境的逐漸更替,觀影文化也必然需要有所跟進——從宣發營銷導向到影片內容導向,再到如今對于觀影體驗的重視,正是當今中國消費者們消費理念升級、消費訴求迭代的重要體現。

而在這種迭代背后,一個不容忽視的深層邏輯在于:中國中產階級的消費力正在壯大。

好萊塢電影,之所以能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迎來一次大的飛躍,離不開城鎮化過程中小鎮經濟崛起后,新中產文化消費需求的逐步旺盛。而根據中國人口研究院的統計數據顯示,到2023年為止,中國新中產家庭突將破兩億,保守估計將涵蓋超過的六億人口,是一個數量相當可觀的潛在消費群體。

但在去年年底毒眸聯合舉辦的“Sir電影首屆文娛大會”上,張昭作為發言嘉賓卻曾指出,中國電影產業還并“沒有真正把電影文化變成面向家庭中產市場的文化產品”,相關內容、文化產品供給還是空缺的——而這或許也是這位從業近三十年的行業老兵,在再度出發時選擇復星影視作為起點的原因。

張昭和李安等在首映禮上的合影(左一)

成立于1992年的復星,是一家科創驅動的家庭消費產業集團,旗下包含了健康、快樂、富足三大業務板塊。復星國際于2007年在港股上市,而后便成立了專攻影視產業的復星影視文化集團,《雙子殺手》的全球投資方及內地市場的運營合作方復星影業,則是復星影視文化集團旗下的電影廠牌。在復星高層對外的闡述里,復星影視業務的布局正是面向集團業務所涉及的家庭消費群體。

《雙子殺手》是復星和李安的第二次合作,作為一家植根中國市場的全球化企業,復星相信其與在好萊塢耕耘多年的李安,在合作上頗有共同語言。而利用復星全球生態系統的豐富資源,復星也能從多個角度對《雙子殺手》的拍攝和發行提供支持。

復星國際高級副總裁、復星影視文化集團董事長李海峰曾表示,李安對電影的信仰、志在引領電影行業、開啟電影新時代的創新追求讓他深有感觸,這也和復星倡導的理念相符。復星影業一直希望用新的理念和技術去引領行業,“我們想潛下心來講好中國故事,用電影的語言去聯結世界?!?/p>

截至目前,除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戰事》和《雙子殺手》兩部李安作品外,復星影視還參與投資、推廣了《烈火英雄》《中國機長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等熱賣影片和《葉問4》《美人魚2》,并投資了Studio 8、華誼兄弟、喜天影視、上海復星等影視公司,還曾投資博納影業,布局涉及到影視行業上中下游各個環節。

相比于地產、金融等傳統業務,影視業務的體量對于整個復星而言并不算太大,但在李海峰看來,影視業務卻又是復星家庭消費產業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:“我們希望在復星聚焦家庭的全球生態系統里布局影視內容,為復星整體生態賦能。

換言之,在復星的業務構架里,影視內容本身并不是影視文化業務的全部,更像是其中的一個環節,借由技術加以驅動、在已有的全球網絡里重組適合中國家庭的消費資源,打造一個符合家庭用戶消費理念的“文化品牌”。

《雙子殺手》

實際上,借由構建文化品牌來打通家庭市場在行業里并非沒有先例。

某資深影視從業者告訴毒眸:“好萊塢的系列大片生產能力,不僅有利于其獲得觀眾信任和追捧,也有助于形成電影品牌、保證持續的盈利能力。但是國內對品牌的重視程度還遠遠不夠,除了明星、名導的品牌外,電影本體還很難形成品牌。而電影品牌一旦形成,靠品牌是可以拉動任何一個檔期的,也可以充分利用目前的市場資源、空間。”在他看來,《復仇者聯盟4》等能在傳統的淡季大賣,就是很好的例證。

在此邏輯下,如果復星真的能夠將影視戰略和已有的消費、生態網絡打通,確實有機會去暢想像迪士尼那樣的品牌模式,只不過想要讓這樣的構想真正照進現實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迪士尼之所以能在各個檔期內無往不利,除了其高超的運營手段外,最重要的還是公司在近百年時間里積攢下的大量優質IP和內容資源,任何一家公司想要復制起模式,首要前提還是得有足夠優秀和充足的內容儲備。

復星作為影視行業里的新軍,近年來在投資業務上確實有不少大動作,但要真正打透影視行業、深耕到產業的核心地帶,除了一家具備的資源、資金和科創優勢外,豐富的內容創作經驗、具有足夠說服力的影視作品、成熟的發行網絡等同樣是不可或缺的。

此番張昭加盟、二度聯手李安、持續強調“用好萊塢的語言來講好中國故事”,都可以看做是復星希望能夠在內容層面有所提升的表現。但和李安想要撬動電影創作理念的變化與革新一樣,復星能否真正打開電影品牌化的這扇大門,還有得由時間和更多作品來驗證。
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
海南4+1基本走势图